钟山清风
卷轴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卷轴 > 金陵廉史

铮铮家训 赤胆忠心

——记南京市博物总馆馆藏“黔宁王遗记”金牌

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   更新时间:2019-04-12  

  编者按: 

  习近平总书记说:“让收藏在禁宫里的文物、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、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。” 

  中华文明的气象,既体现在人的精气神,也体现在物的形式与内涵。一件件文物,是我们的先辈双手劳作的结果,亦是运用智慧的结晶,这其中有多少故事,值得我们侧耳倾听。为此本版开设“文物说史”专栏,试图经由物之美,探赜人之魂,敬请关注与参与。

 

  家训金牌 世所罕见 

  1974年春,南京市江宁县殷巷公社在将军山采沙时挖出了一座墓葬的墓顶,随后,南京市文物保管委员会安排考古人员进行了清理发掘,后证实此处为明代黔国公沐启元的墓葬,墓葬中发掘出土珍贵文物达180余件,其中有一块珍贵的“黔宁王遗记”金牌,此金牌现珍藏于南京市博物总馆,为国家一级文物。 

  “黔宁王遗记”金牌,圆形,直径13厘米,纯金打制。上部装饰有两片蕉叶,顶部有一圆形穿孔以便系绳。金牌正面居中刻“黔宁王遗记”五个空心大字,左右两边分别刻“此牌须用”“印绶带之”两行文字,字体略小。金牌背面刻字五行,为“凡我子孙,务要忠心报国,事上必勤慎小心,处同僚谦和为本,特谕,慎之,诫之。” 

  这块金牌其实是块“家训金牌”,背面所刻文字是墓主人沐启元的先祖、明代开国功臣、黔宁王沐英对后代的教诲,意在训诫子孙供职朝廷首先要忠心报国;对上级要敬重有礼、谨言慎行、勤勉尽责;与同僚相处则要以诚待人、谦恭平和。这三十字家训蕴含儒家传统的为人处世之道,提醒后人不忘祖先教诲,涵养清正家风,如此方能福泽绵长。 

  这三十字家训对于今人来说,仍有珍贵的借鉴意义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块“黔宁王遗记”金牌是迄今为止明代考古中仅见的一块,也是我国古代墓葬中发现的唯一一件来自显赫家族的家传遗训。 

  汗马功劳 纯勤不二 

  明代开国功臣沐英,字文英,安徽定远人。沐英生于元至正四年(1344年),自幼失去父母,被朱元璋夫妇收为养子,跟随军队南征北战。自十八岁起,沐英就单独领兵作战,敏捷果断,屡建战功,深为朱元璋器重。沐英由帐前都尉一步步晋升为大都督府同知,开始担当军事要职。他连年征战陕、川、藏等地,因军功封侯。洪武十四年(1381年),沐英与傅友德、蓝玉率三十万大军征讨云南,在曲靖与元军主力十余万人对阵。沐英趁着浓雾率军到白石江,在具有决定性意义的白石江战役中,沐英一战而生擒元军主将达里麻,云南境内的元军势力彻底瓦解,望风而降。紧接着,沐英等人又分道平定了云南境内“未附诸蛮”,立下赫赫战功。之后,朱元璋命沐英留镇滇中。 

  在镇守云南期间,沐英沉稳坚毅、寡言慎行,尽忠职守、克己奉公,好贤礼士、体恤兵民,浚广滇池绝水患,开发盐井通商旅,“百务具举,简守令,课农桑”。沐英在云南的施政,最为重要的一项是积极推行屯田,除下令军队屯田之外,他还采用招民垦种、移民垦殖等措施,鼓励开垦荒地,取得了显著效果,“岁较屯田增损以为赏罚,垦田至百万余亩”,既解决了明朝驻滇官兵给养及转输等问题,也大大促进了云南地区的开发和建设。通过军屯和民屯,大批内地百姓迁入云南,自此世代居留滇中,促进了内地与边陲地区的经济与文化交流。 

  当时云南初定,人心并不稳固,沐英一方面继续发挥自己卓越的军事才能,多次平息境内叛乱;另一方面充分运用自己的政治智慧,对西南各族人民“顺而抚之,抚而治之”,促进了民族融合,为维护我国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安定团结发挥了积极作用。 

  虽然公务繁忙,但沐英酷爱读书,手不释卷,空闲时经常与儒生谈经说史。他还非常重视道德教化,增设学堂、谕理劝学,以文化人、移风易俗,对提高云南文化教育水平发挥了重要作用。因为治理有方,数年间,云南百姓就过上了安居乐业的生活。朱元璋称赞道:“使我高枕无南顾忧者,汝英也。” 

  洪武二十五年(1392年),皇太子朱标病死,沐英与他一同长大,感情很深,沐英闻讯后哀伤过度,继而得病,卒于昆明。朱元璋下令将其归葬京师,葬于南京江宁将军山,追封黔宁王,谥“昭靖”。回顾沐英的一生,无论是驰骋疆场,还是坐镇边陲,他都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给家族后人作出了示范,“汗马宣劳,纯勤不二,旂常炳耀”,充分诠释了“金牌家训”精神。 

  将门虎子 威震遐荒 

  沐英作为明初重要人物,位尊而不傲,功高而不骄,知恩图报,忠诚本分。他的为人处世之道深深影响着后世子孙,虽然并非个个都能恪守家训、不辱家声,但有明一代,沐氏家族也可称得上人才辈出,尤其是沐英的三个儿子沐春、沐晟、沐昂先后镇守云南,均在官方正史中留下了正面的记载。 

  沐英长子沐春十七岁就跟随父亲打仗,洪武十八年(1385年)积功升任后军都督府佥事,洪武二十五年沐英去世后,沐春奉诏袭父爵,继镇云南。沐春在战争年代的艰苦环境中成长,跟随父亲转战南北,袭职后继承父志,平定境内多次叛乱,并且延续了父亲大力在云南屯田的政策,史称沐春镇守云南七年,“大修屯政,辟田三十余万亩”,又“凿铁池河,灌宜良涸田数万亩,民复业者五千余户”。沐春文韬武略都有沐英的风范,深受百姓爱戴,洪武三十一年(1398年),沐春逝世后,百姓曾立祠纪念,朝廷谥“惠襄”。 

  沐英次子沐晟天资清淑,聪敏端厚,“寡言笑,喜读书”,从小就深得朱元璋喜爱,朱元璋尝授后军左都督。建文元年(1399年),因兄沐春逝世且无子,沐晟出镇云南,袭父亲爵位。沐晟一生经历了不少战事,成败皆有,若论战功,则以永乐四年(1406年)讨伐交趾为最。是年,沐晟为征夷左副将军,与大将军张辅分头带领军队从云南出发讨伐交趾,次年功成,明朝在此设布政使司管理,沐晟因战功获封黔国公。正统四年(1439年)沐晟逝世后被追封为定远王,谥“忠敬”。沐晟镇守云南长达四十年,历经建文、永乐、洪熙、宣德、正统数朝,尽忠尽责,其家族在云南的影响力也日益增加。 

  沐晟逝世后,其子沐斌袭父亲爵位,但留居京城,而以沐英第三子、沐晟弟沐昂代镇云南。沐晟领兵镇守云南期间,明成祖提拔沐昂为都指挥同知,让他随军锻炼,不久升为右都督。相较于武功,沐昂似乎对文学更有兴趣,据史料记载,沐昂喜好诗文,喜与文人交往,他收集了明初寄居滇南二十一家诗人的作品,亲自编成《沧海遗珠》。 

  沐春、沐晟、沐昂镇守云南期间,他们继承沐英遗志,努力稳固西南边陲,平息了多场叛乱。他们承袭父亲开发云南的措施,继续在云南垦荒屯田,兴修水利,发展手工业,重视社会教化,积极传播中原文化。可以说,在明初数十年间,云南经济社会得到恢复和发展,人民生活转趋稳定,国家利益得到维护,沐氏三兄弟功不可没。 

  从沐英封侯,到沐晟被加封黔国公,沐氏家族深得朝廷信任,世代镇守云南,与明王朝相始终,共传十二代。出土“黔宁王遗记”金牌的墓主人沐启元是沐英的第十一世孙,他在爵时间仅有三年。 

  沐启元之后,沐英的第十二世孙沐天波于崇祯元年(1628年)奉诏袭黔国公爵,此时明王朝已经千疮百孔。崇祯十七年(1644年),清军入关,明朝宗室及文武大臣大多逃亡南方,其中一部分人在广东肇庆拥立明神宗朱翊钧之孙朱由榔,定年号为永历。沐天波尽心辅佐南明永历帝朱由榔,永历十五年(1661年),清军进入昆明,沐天波追随朱由榔逃入缅甸,他对天立誓,将以身殉国,宁舍一命不舍大明。 

  朱由榔一行人等进入缅甸后不久,沐天波便感到“缅意日薄”,深恐将会遭遇不测,在他提出将朱由榔转移走的建议被拒绝后,他仍忠心耿耿紧随朱由榔,不离不弃。这年八月,缅甸国王邀约共饮咒水,盟誓以结友好,沐天波等部分文武官员受命前去赴约,结果陷入缅军包围。为了带领大家冲出包围,沐天波“出袖中锤击杀十余人”,终因寡不敌众被杀,史称“咒水之难”。末代黔国公沐天波以其赤胆忠心,践行了祖辈的铮铮誓言。 

  清代学者邵廷采感叹道:“洪武勋旧同国终始者,魏国、黔国及诚意数家,而致命竭忠,天波尤著……及委蛇缅廷,冀免主危,虽宁俞之忠,无以过之。然天道亏盈,秦、晋、楚、福诸王,积逾千万,身遭葅醢,谥为至愚,而沐氏享祚三百年,死犹以忠节著,岂非盛德之报哉!”这一评价至今读来仍令人无限感慨。 

  “黔宁王遗记”金牌上的家训,看似朴实无华,却字字珠玑,蕴含着深深的家国情怀,也留下了这许多感人至深的忠诚往事。 

  (本文获得南京市纪委监委、南京市博物总馆的大力支持) 

  ◎链接 

  南京市博物总馆是国家一级博物馆,也是国家一级博物馆中唯一一家实行总、分馆制的博物馆,总馆成立于2013年底,是融汇南京古代史、近现代史、革命史、城市史、文保、民俗与非遗等诸多门类的综合性历史艺术类博物馆,馆藏文物10万余件(套)。南京市博物总馆下辖“七馆一所”,包括南京市博物馆(朝天宫)、太平天国历史博物馆(瞻园)、中国共产党代表团梅园新村纪念馆、南京市民俗博物馆(甘熙宅第)、渡江胜利纪念馆、江宁织造博物馆、六朝博物馆和南京市文化遗产保护研究所等,是南京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。 

【打印此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
钟山清风